2019年第87期特码资料|最准特码资料论坛

司法鑒定漫天要價 100余項規范修訂破解難題

來源:法制日報       簽發日期:2019年01月07日 14:56
編輯:周小雅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分享到:

  打官司就是打證據。司法鑒定因其專業性和權威性,對訴訟結果至關重要,被譽為“證據之王”。

  曾經,由于制度不完善、政策不配套、發展不平衡等因素,司法鑒定領域存在著一些問題。“天價鑒定費”、多頭重復鑒定、鑒定意見“打架”等問題時有發生。

  近年來,司法部重拳整治司法鑒定機構突出問題,在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司法鑒定領域出現了哪些新變化?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告別“天價鑒定費”

  幾年前,司法鑒定由于缺少科學合理的收費標準而亂象頻生,尤其是一些標的額相對較小但又需要鑒定的特殊案件,甚至出現“兩萬元費用鑒定一只價值不到兩萬元玉鐲”的奇怪現象。

  2017年3月,司法部接連發出通知,劍指“天價鑒定費”問題。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31個省(區、市)全部制定出臺新的司法鑒定收費標準。

  “訴訟中需要解決專門性問題,委托鑒定是判案的剛性需求,對此老百姓缺乏議價能力,只能被動接受定價。”在中國政法大學法庭科學技術鑒定研究所副所長王元鳳看來,司法鑒定服務由政府定價,防止了漫天要價,為維護訴訟進程、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提供了重要保障。

  新收費標準的制定著重解決民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如文書筆跡鑒定按標的額收費導致收費水平高的問題,與2009年司法部、國家發改委頒布的標準相比,多數地區都下調了按標的額比例收費的標準。

  王元鳳拿出一份北京市司法鑒定收費標準,上面損傷程度鑒定、勞動能力、評殘鑒定等收費價格一目了然。王元鳳說:“我們通過事前明確告知、收費協議確認的方式,讓當事人心中有數。”

  按照有關規定,司法鑒定機構對于疑難復雜的鑒定案件可以上浮收費,但哪些案件屬于疑難復雜又缺乏認定標準,致使一些鑒定機構對一些簡單的案件也按照疑難復雜案件的標準收費。新收費標準制定過程中,北京、上海等地都對疑難復雜案件的認定作出了相應規定。

  記者調查發現,與之前的收費規定相比,多地加入“限定條件”。如河北省規定,物證類中的文書鑒定和痕跡鑒定中的手印鑒定,涉及財產案件的,收費總額最高不得超過8萬元;北京市則規定,對疑難書寫檢材、印刷文件、印章印文,按件數最高收費不超過1500元、5000元和2000元等。各地通過設定價格“天花板”,有效防止“天價鑒定費”的出現。

  統一標準迫在眉睫

  相同的案子,經過數次鑒定,結論各不相同,不僅讓當事人“霧里看花”,也讓法官無所適從。

  曾經備受關注的復旦投毒案中,就出現司法部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與上海市公安局鑒定中心的尿檢結果不一致問題,引發社會公眾猜測不斷。

  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中國政法大學證據科學研究院院長王旭認為,司法鑒定技術標準不統一,是造成多頭、重復鑒定的一個重要原因。

  近年來,司法部先后出臺系列標準,極大地擴充了司法鑒定標準體系的容量和覆蓋面,確保鑒定的公正性和權威性。據統計,2010年至今發布和修訂司法鑒定技術規范共118項。

  “就目前我國司法鑒定標準化工作存在的問題而言,標準總體水平偏低,標準的適用性不高,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司法鑒定標準化的進步和發展。”王旭說。

  王旭坦言,我國司法鑒定標準建設工作仍處于初步階段,應清晰把握當前的新形勢與新局面,理性認識現實中存在的問題,不斷總結經驗,厘清標準建設的管理化要求和技術化要求,逐步發展和完善司法鑒定標準化體系。

  目前,司法實踐中常見的司法鑒定問題大致可以按照不確定性的大小分為兩類。一類是以法醫DNA為代表的檢測項目,不確定性相對較小。另一類是以司法精神鑒定為代表的檢查項目,主要依賴鑒定人員的主觀判斷,不確定性相對較大。

  “對于檢測類司法鑒定項目,其方法、手段、參數、指標等細節便于規范,統一標準相對容易。而檢查類司法鑒定項目,其判斷標準彈性空間較大,使用統一的標準解答此類問題相對較難。”王元鳳建議,針對社會影響力較大的檢查類司法鑒定項目,應積極組織專家討論標準解決方案,最大限度地制約此類鑒定項目的不確定性。

  提高門檻嚴格準入

  一兩臺電腦、兩三個人、無執業資質,這樣的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結論可信嗎?

  迪安診斷集團副總裁常林從事司法鑒定工作30年,他坦言,司法鑒定機構過去魚龍混雜,一些機構追求利益至上,往往因為利益誘惑、人情關系等因素,甚至為了招攬業務,違規滿足當事人不合理的要求。

  2017年年底,司法部印發《關于嚴格準入嚴格監管提高司法鑒定質量和公信力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嚴格準入、嚴格管理、嚴格監督三個方面,對登記范圍、鑒定人年齡、準入評審、小微機構調整、執業監管等提出十二條要求,解決司法鑒定管理工作中存在的準入不嚴、監管不嚴和行業“大進大出”等突出問題,著力整頓行業秩序,淘汰小、散、亂的鑒定機構,推動行業鑒定能力提高和規范化管理。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華認為,意見科學設置、細化鑒定人和鑒定機構準入條件,為實現鑒定人和鑒定機構專業化,及時淘汰那些不具備專業化條件的鑒定人和鑒定機構提供了依據,從而保障了鑒定符合其作為證據的高標準要求。

  全國司法鑒定情況統計數據顯示,司法鑒定行業整體態勢持續向好,嚴格準入、嚴格監管成效開始顯現。

  截至2018年4月,執業鑒定人為5人以下的鑒定機構比例下降至28.1%,20人以上的機構比例則提高到12.3%。

  司法鑒定的結果,是由專業技術人員通過科學技術手段形成的一種特殊證據,在訴訟中易于被采納為定案的依據。一旦錯誤,往往鑄成冤錯案件。

  如何有效保證鑒定結果的獨立性、科學性?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顧永忠認為,落實鑒定人出庭作證制度是關鍵。加強對鑒定意見的法庭質證,既是程序公正的重要體現,也是保障鑒定質量,防止錯鑒誤鑒的重要措施。

  “保證鑒定結果中立,國外的經驗是,將司法鑒定交由第三方機構處理,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常林建議。



熱點專題 ∨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信二級
2019年第87期特码资料 大发3d怎么玩 山东彩票app pk10赛车5码公式 北京快乐8假到死 大发快三全天计划网 江苏7位数预测 三码中特期期提前开? pc28近500期走势 31选7定位走势图 12选5开奖结果辽宁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