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87期特码资料|最准特码资料论坛

認錯兒媳搶錯孫如何定性

專家認為符合尋釁滋事特征 當事家長可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來源:新法制報       簽發日期:2018年10月09日 15:13
編輯:周小雅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分享到:

  本期嘉賓

  王才亮 北京市才良律師事務所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顏三忠 江西師范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朱巍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劉昌松 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智輝 南昌市灣里區人民法院法官

  國慶期間,北京市豐臺區某商場發生的搶孩子事件引發社會高度關注。10月6日,北京市公安局通報了案件的核查情況。

  經核查,李某及老伴因兒子與媳婦關系不合,一直見不到孫子,李某的朋友沙某某等人同情其遭遇,愿意幫忙找其兒媳要回孩子。由于將住在同小區的事主張女士錯認為老人兒媳,而發生了搶小孩事件。

  警方通報稱,豐臺分局依據調查情況作出不予立案決定之后,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對李某、沙某某、運某某、高某某等4人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決定。其中高某某因患有心臟病、腦梗、糖尿病等多種疾病,依據《拘留所條例》第19條,停止執行拘留。

  那么,這一認錯兒媳搶錯孫的行為該如何定性?警方的處罰是否妥當?孩子家長能索要精神賠償嗎?

  認錯兒媳搶錯孫如何定性?

  即便“認錯人”,但搶人的行為已經發生,該如何定性?很多人認為這是拐賣兒童,是否構成此罪?假設孩子真的被搶走,案件的性質又該如何認定?

  朱巍:我國刑法對拐賣兒童罪的認定,是基于“以出賣為目的”,所以,本案最后的定論結合當事人的辯解,沒有定性為拐賣兒童罪。按照行為表現看,公共場所中當眾數人暴力搶奪孩子,是典型犯罪行為。即便是不以出賣為目的,但已經讓孩子脫離父母監管,理應認為既遂,應按尋釁滋事罪定罪量刑。但按照法理來講,這幾人搶奪孩子,已經造成比較嚴重的后果,孩子也曾脫離監護人,因此,定罪量刑按照拐騙兒童罪更為合適。

  顏三忠:拐賣兒童罪的主觀構成要件是以牟利為目的,司法實踐中掌握的標準常規是將兒童拐騙來用來收養或者使喚、奴役,本案行為人沒有牟利或非法收養目的,所以不構成這一刑事犯罪。此事件中,認錯人是客觀事實,引起了公共場所秩序混亂,構成《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的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行為。

  劉昌松:首先可以排除拐賣兒童,因為沒有出賣目的。公安機關定性為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是正確的,因為親屬之間存在監護權、探視權之爭,也應通過合法途徑去爭取,而不是在公共場所搶奪孩子。即使真的搶走了,查明的事實還是“認錯兒媳搶錯孫”,個人認為行為性質并未發生改變,還是擾亂了公共場所秩序,只是情節更嚴重一些,例如現在搶奪孩子未遂被處罰行政拘留5日,若搶奪孩子既遂可能被拘留10日。

  李智輝:客觀上,在商場這一公共場合造成秩序紊亂,符合尋釁滋事的特征,從定性角度上看,公安機關以尋釁滋事為由讓李某等人承擔行政責任才是恰當的。

  行政拘留5日處罰是否妥當?

  目前,警方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對當事人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是否處罰過輕?

  李智輝:公安機關決定對李某等人一律行政拘留5日存在“一刀切”嫌疑,應當按照行為人在搶“孫子”過程中的地位作用主次分別給予處罰,高某某因患有疾病可以免除行政拘留之處罰,建議以罰款措施替代;如果商場和張女士認為自己受到物質上或者精神上的損害,可以向行為人主張承擔侵權民事賠償責任。

  朱巍:從法理上講,搶錯人,與搶對了人并不影響案件性質。即便真的就是搶對了人,這幾個人,包括奶奶在內都不是孩子監護人,以暴力搶奪的方式,讓孩子脫離監護人監管,而且發生在公共場所,又是多人作案,這個事件并非是家庭瑣事,而是嚴重的刑事案件。警方按照行政處罰法進行較輕的處理,客觀上是縱容犯罪。

  這幾人到底真實做法是什么,從目前媒體報道信息看,似乎很難自圓其說。這里唯一認識媳婦和孩子的奶奶并不在現場,其他幾個外人就敢動手搶奪,這樣的解釋是不符合常理的,警方還應繼續調查。

  王才亮:本案中,如果確實是誤會引起,警方目前作出的行政處罰應該是在警方的自由裁量權的范圍內,如果沒有警方的應對質疑的不當,行政拘留5日的處理是可以接受的。

  家長能否索要精神賠償?

  當事家長發帖質疑警方在事件的處理中存在不作為。但此后的信息披露證實,家長的描述也存在對相關信息的“屏蔽”,比如搶奪小孩不成,幾名嫌疑人并非“一跑了之”,而是去到商場保衛處,要求保安別讓他們母子離開。那么,警方和家屬的處置是否都有失當之處?作為家長,經此驚魂一幕,他們能否要求精神賠償?

  顏三忠:我認為雙方家長處理方式欠妥,因為孩子父母鬧離婚,但任何一方不應當阻撓對方家長探視孩子的權利,更不能采取在公共場所公然搶奪孩子的違法行為,這可能加劇雙方家長的矛盾,應當協商依法妥善解決爭議。警方處置行為沒有發現有不適當行為。被誤搶孩子及家長精神可能受到損害,如果協商不成,可以依法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王才亮:個人認為警方公開案情的速度較慢,警方如果第一時間把老太太帶到派出所,輸入個人信息半個小時之內就能完全查明的問題,結果四天時間沒有回答人們的質疑。目前,肇事者應該盡快取得受害者的原諒,從而獲得從輕處理。

  劉昌松:警方簡單稱“不予立案”略有不妥。搶奪孩子一般應按拐賣兒童來看待,哪怕客觀情況不是,也應如此處理,避免社會恐慌,先治安立案或者刑事立案,調查發現不是這種情形再撤銷案件也不遲。至于精神損害賠償,最高法有關司法解釋規定,非法使被監護人脫離監護,導致親子關系或者近親屬之間的親屬關系遭受嚴重損害的,監護人有權向法院起訴主張精神損害賠償。

  法律怎么保障親情的延續?

  家庭糾紛社會化,讓我們看到了人性中柔軟的一面:那就是祖輩對孫輩是否有探望權?法律該如何保障親情的延續?

  顏三忠:離婚后,父母的探望權是一項基本權利,但孩子的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是否享有探望權?如果在被探望人直接監護人無異議的情況下,爺爺奶奶探望孫子是無可非議的。但如果被探望人的直接監護人有異議,爺爺奶奶探望孫子必須征得孩子父母的同意。

  劉昌松:雖然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探望孫子外孫,于情于理講得通,但我國法律沒有賦予他們的探望權。在立法調整之前,應尊重法律。

  朱巍:本案中,夫妻雙方并沒有離婚,奶奶看望孫子是理所當然的事,在家庭倫理和我國傳統觀看來,這些都是約定俗成或者善良風俗,于情于理都應該支持。

       ◎文/記者 戴平華



熱點專題 ∨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信二級
2019年第87期特码资料 时时彩7码大全技巧 新快赢481开奖视频200 1分快3怎么看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彩怎么玩的 腾讯三分彩0605412开奖号码 彩友会平台网址 最新时时导航 彩票托被识破为什么不删微信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怎么看 老时时到几点